徐华

认证艺术家

关于徐华

2012年获美术学博士学位,师从中国国家画院院长杨晓阳教授。现为《陕西国画院院刊》执行主编,教授、硕士生导师,美术学博士,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教育部专家库成员,陕西国画院青年画院副院长,华山画院副院长,陕西画院联盟学术委员会主任。

艺术领域

艺术影像

中国书协副主席翟万益先生观看
参加开幕式嘉宾合影留念
在水天中先生家中
尼泊尔驻爱丁堡领事
在佛罗伦萨考察
创作中

写意之道——浅析王冬齢的书法艺术

观点 2017-12-19 15486 0 0
徐华
认证艺术家

摘要: 中国传统绘画书法都把写意作为最高的精神指归,书法艺术的五种书体中都蕴含着写意精神,尤其在草书(大草)的创作中体现地尤为明显。王冬龄先生作为当今书坛草书创作的领军人物,我们在他的作品中可以窥见书法艺术中写意精神的统帅牵引。

关键词: 写意 自然之意 生命动感

中国艺术向来讲究“写意”,“写意”是表露心意的意思。早在《战国策·赵策二》中就有:“忠可写意,信可远期。”宋鲍彪注曰:“写,犹宣也。”这是“写意”之本意。“写意”作为一种美学追求,其本意是可以揭示艺术真谛的。

唐·孙过庭在《书谱·序》中认为:“情动形言,取会风骚之意,阳舒阴惨,本乎天地之心”。诗通常讲究的是写什么,而书法则讲究的怎么写。“风骚之意”是诗的意境,“天地之心”则是草书笔法。中国艺术讲“世间无物非草书”,讲“书味盎然”,是不求精确地再现物象。书法之写意是追求主客观和谐的艺术,是符合艺术发展客观规律,是符合创作者本人情绪的自然宣泄与生命情感自我直呈的一种艺术表达。

书自然之意

书法是探求内在生命,并通过书者年复已久的基本功锤炼来表现点画完善的技法构成与通篇章法的和谐统一,最终把汉字艺术化、思想化。

书法之道就是写意之道,它不是依葫芦画瓢,而是生造化之妙意与生趣,把握鸢飞鱼跃般的盎然生机,将生意会之于心而出之以豪,从而得自然之真意。东汉蔡邕在《笔论》中曰:“……若水火,若云雾,若日月,纵横有可象者,方可谓之书也。”可见书法将意象与情感寄予其中,随手万变、任心所成。王羲之在《用笔赋》中则言“能经天纬地,毗助王猷,耽之玩之,功积山丘。”以“经天纬地”作为书写规范,表现魏晋时代的书法理论体系中已经用写意规范了那个时代,成为整个书法史精神的指规。

孙过庭在《书谱·序》中言:“……导之则泉注,顿之则山安;纤纤乎似初月之出崖,落落乎犹众星之列河汉,同自然之妙有,非力运之能成。”亦揭示了书法创作的根本原则——“同自然之妙”,书法艺术正是神功巧斧谓之妙有,非人力运作之所成的一门艺术形态。到清代刘熙载则强调:“与天为徒”,也是在讲求自然之妙法。书法被当作经天纬地之术,它是通自然生生之意。以一管之笔,拟太虚之体,书写生命艺术。

写意之道——浅析王冬齢的书法艺术写意之道——浅析王冬齢的书法艺术


逍遥游

王冬龄先生认为中国书法就是一种纯粹的写意,比绘画来的更深刻。中国绘画发展到宋元,特别是明之后的大写意实际上就是把书法精神更多地强化进去,借助于书法的写意更加自由舒畅。写意是把人的情感与内心深处的思想融进笔墨当中,使线条更加开放、更加自由。写意除了书写形式自由的表达之外,更侧重于内心意旨由里而外痛快淋漓的抒发。这一切都和中国人发明的圆锥形的毛笔有直接关系,它可以在书写过程中,通过中侧锋并用创造出细腻且变化无穷的生命之线。这正是蔡邕在《九势》中所讲的“惟笔软则奇怪生焉”。

王冬龄先生草书,就是他对自然、对生命的一种阐释。《逍遥游》是王冬龄先生草书的代表之作。“逍遥游”所谓“游”者,游戏也,优游从容,玩物适情。 “逍遥游”不仅是庄子一种处世哲学,也是一种思维方法,当然也是一种艺术思维。体现着“天地与我并生,万物与我为一”的精神追求。庄子的艺术精神与书写载体恰好符合中国书法艺术中狂草形态的阐释,书写内容与书体样式不仅是一种“形”的结合,也是一种“意”的联合,是写意精神的完美融合。狂草是一种在创作中充满强烈精神活动的书体形式,它需要书写者在挥毫的过程里激情洋溢,豪迈恣肆,在感性的书写空间里不失严谨的点画规范,需书者在多年的临池中长期积淀,才可以在作品中喷薄表达出来,可谓是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

《逍遥游》作品“直书大意”“书味盎然”动人心弦。他的创作继承草书之大道,用笔方圆相容,点画间法度森严,可谓是“穷变态于毫端”,又“合情调于纸上”。他强调书法创作要呼应天地之变,体蕴万物之化,使心画于笔端,方可极广大,尽精微。

写生命动感

刘熙载曰:“书要兼备阴阳二气”则是指书法充溢着生命活力。书法从创造到审美,都凝聚着中国艺术的写意精神。未来的书法艺术也将延续这种精神,同时创造出具有新时代气息的“现代书法”艺术。

王冬齢先生主张,一手伸向传统书法,一手伸向造型艺术、一手伸向“现代书法”,其艺术宗旨则是,严法度、讲功夫、随时代、求创新。王先生除了在汉字结体方面有着超凡建树外,他还特别注重在作品中对“意”的探索。他认为书法除了“怎么写”,还有“写什么”也同等重要。在多年的研习中打破常规,将当代经典歌词纳入“现代书法”创作当中,“书意”紧随时代,其作品具有极强的现代书法特质,可以说他的“现代书法”之“意”是这个时代的创造。

王冬龄先生的创作,乃是从中国书法的本体出发,对西方抽象构成进行了针对性地摄取融合,创作了具有当代韵律美的“现代书法”,用以阐释生生不息的写意精神,我们从他的《书非书》作品则可感知一二。

写意之道——浅析王冬齢的书法艺术写意之道——浅析王冬齢的书法艺术  

此作品烟岚缭绕,飘逸、灵动、宽厚、优雅,充满幻觉,有种“得意忘言”“独与天地精神往来”之态,充满了“写”“意”的生命喜悦。作品取象、取道、取势、取韵都非常“给力”。“无声之音,无形之相”,无声而具音乐之和谐,无形而具绘画之灿烂,这种就是王先生对“现代书法”的一种理解与呈现。

抒写艺术真谛

书法是取法汉字原有的象形特征,通过不断的字形改进,加之创作者纯熟的书写技法从而使作品获得了新的血液,成为生命再现的艺术形式。楷书作为点画特征表露最为清晰、法度最为严谨的书体之一。我们从中不仅可以领略到“永字八法”的森严气度与书者淡泊平和的心态。

《金刚经》是王冬龄先生小楷代表作之一,作品兼容魏碑、唐楷之风,吸收了魏碑中《爨宝子》、《爨龙颜》的古朴稚拙,《张黑女》书体隽美秀丽,《张猛龙》书法凝炼峻朗。南北碑多天然、少装饰,多放纵、少收敛,静穆之气、烂漫天真的特点也充盈其中。

《金刚经》作品在继承魏碑的创作风格同时,我们依旧在作品中可以品读出唐楷的法度,唐楷书作为完全成熟定型的隋唐主流书体,唐楷书体是每一位书者必经的书体锤炼阶段,体悟欧体之雅致森严,褚体之飘逸婉畅,颜体之雄伟开张,柳体之清健遒劲,这与魏碑的宽和质朴、简拙天真形成鲜明的对照。对于两者的融合,怎样做到一种自然和谐地把握,这对创作者的书写驾驭能力提出了一定的考验,王先生的这幅《金刚经》,通过沉着而富有情趣的书写,我们深刻地领略作者点画功力,或凝滞、或奔腾、或沉郁顿挫、或小笔飞扬。将藏青宣以金粉沉稳于乎出,变化与乎出,生命在这里得以流转回环。

书法是心灵的妙悟,虞世南曰:“故书道之玄妙,必资神逸,不可以力求也,机巧必须心悟,不可以目取也”。“目取”于象,不能识物背后之玄妙,“心悟”可用生命去契合万物之生机,王先生能应物会心,明书法写意之道。

参考文献:

[1] 刘向.战国策·卷十九(西汉)[M]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85.

[2] 韩玉涛.写意论·九方皋相马法疏证[M].北京:人民美术出版社,2009.

[3] 朱良志.中国艺术的生命精神[M].合肥:安徽教育出版社,2006.

[4] 姜澄清.中国绘画精神体系[M].兰州:甘肃人民美术出版社,2008.

王冬龄1945年12月生,江苏如东人。现为中国美术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现代书法研究中心主任。中国书法家协会理事、评审委员,浙江省书法家协会副主席、浙江省书法教育研究会理事长、杭州市书法家协会主席、国际茶文化研究会理事。


作者单位 徐华 西安美术学院博士 西北民族大学美术学院副教授

王佳宁 中国美术学院博士 湖南第一师范学院教师